位置:烽火新闻网 > 文化 > 正文 >

《乐队的夏天》收官 当年的“京城摇滚村”现在啥样了?

2019年08月12日 01:51来源:未知手机版

便秘 食疗方法

新京报讯(记者 曹晶瑞)这个夏天,一档名为《乐队的夏天》的节目热播,并在8月10日周六晚完美收官。这档节目让摇滚乐、摇滚乐手迎来了真正的夏天,也让海淀区一个村子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树村。树村曾被称为“京城摇滚村”、“摇滚圣地”,顶峰时近千名摇滚乐手曾租住在这个村子,在痛仰乐队主唱高虎等摇滚乐手的记忆中,在树村只与音乐相伴的日子是快乐的,即便当时穷困潦倒。

现在树村附近清幽的街道。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当年的“京城摇滚村”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新京报记者日前专门去村里转了转,楼房、公园、小广场,显然,村民的生活已经改变,当年关于摇滚乐的那些事儿也只存留在了村民的记忆里。但您或许不知道,树村除了是京城有名的“摇滚圣地”,也是一座有着近千年历史的古老村落。

村民回忆 村里随处可见身着奇装异服的摇滚乐手

在地图上搜索树村,第一个冒出来的就是树村公交站,运通123路、特4路都有在树村设站。下车后,您会发现,所谓的树村如今已全然没有了村的样子。楼房、柏油路、公园、健身广场……穿着时尚的村民、忙着上班打卡的职工,当年以种田和收几十块钱房租为生的村民,早已开启了全新的生活模式。

供给村民活动的小广场。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在树村村委会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新京报记者来到名为万树园的小区,据说,这里居住的很多都是树村后营的村民,他们之前很多都是当年摇滚乐手的房东。记者在一单元门口前,偶遇了正在纳凉的陈姓老先生和他的女儿,碰巧的是,他们就是当年树村后营的村民、摇滚乐手的房东之一。

树村小花园。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记得,怎么不记得呢,那会儿净是留着大长头发、穿着奇装异服、背着各种乐器的年轻人在村子里出没。他们有点像夜猫子,经常是白天睡觉、晚上出去上班。反正每天在村子里都能听到零散的‘叮叮当当’的声音。我总是半夜等他们全回来,再起来插门(锁门)。”陈老先生向新京报记者讲述起当年有摇滚乐手居住的树村往事。

陈老先生坦言,他不懂什么摇滚乐,只知道有这些奇装异服的年轻人在,他就有房租收。他十几平米甚至几平米的小房子就能给他带来每月几十块钱到一两百块钱不等的收入。每当“叮叮当当”的声音响彻村子、响彻自家院子时,陈老先生也都欣然接受,即便他对于这些所谓的什么“重金属”完全欣赏不来。

闲暇时,陈老先生也和住在自家的乐手们聊过天儿。“他们大多数经济不富裕,来北京是为了学音乐。住在我们村,一来离音乐学校近,二来房租便宜,可能主要是因为房租便宜吧。”陈老先生说,家庭条件稍好些的乐手主要靠家里救济生活,家里条件困难的便只能靠零零散散的演出挣钱。“我也遇到过以演出为名,半夜将屋子里的乐器统统搬走,次日就不再回来的年轻人。”

“新来的乐队基本都在我家房子里排练,时间长了有点门路的乐队就不怎么在家排练了,应该是有专门的排练场所了。”陈老先生的女儿插话说。

树村村民搬进了新居。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当时树村很多村民都和陈老先生一样,主要经济来源就是种田和收房租。直到2000年,树村作为“城中村”被纳入改造范围,陆续启动拆迁。2010年,摇滚乐手们居住的树村后营也开始改造,家家户户的房子拆了,村民搬进了楼房。树村自然而然也再没听到过“叮叮当当”的声音。“其实到后期,也就是2000年至2010年之间,没等后营拆迁,村里房租涨了,乐手们就已经因为付不起房租,一点点的就都搬走了。”陈老先生回忆说。

本文地址:http://www.hbanda.cn/wenhua/27312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